流动新闻
生活包罗万象,流动即是新闻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体育 >

中国冬奥军团 “精兵”转入冲刺

发布时间:2021-02-05 00:45   来源:北京青年报   

流动新闻讯北京2022年冬奥会整整一年之后就要开幕了,作为东道主,中国冰雪军团备战得怎么样了?他们能实现创造冬奥参赛史上最好成绩的目标吗?

备战情况

按照“每天都是奥运会”标准演练

为实现2022年北京冬奥会“办赛精彩,参赛也要出彩”的目标,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制定了“2018扩面、2019固点、2020精兵、2021冲刺”的备战方针。目前,中国冬奥军团的备战已正式转入“冲刺”阶段,覆盖北京冬奥会109个小项的国家集训队已全部建立,备战选手从2019年年底的1100余人精简至500余人,并将继续筛选精兵强将争夺冬奥参赛资格,力争在北京冬奥会上创造佳绩。

回望2020年,一场新冠肺炎疫情将期待中的体育大年摁下了暂停键。进入到2021年,封闭训练成为各支冰雪运动队伍冬奥备战的主旋律。

2020年中国杯世界花样滑冰大奖赛结束后,中国国家花样滑冰集训队前往云南腾冲进行了为期三周的高原特训,希望探索一种更加合理有效,促进运动员能力提升的科学训练方式。

2021年元旦期间,为了让运动员们感受比赛气氛,检验冬奥备战训练成果,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和中国花样滑冰协会策划了一次花样滑冰国家集训队团体对抗赛,国家集训队的运动员分成两组,模拟冬奥会花滑团体赛的比赛气氛。国家花滑集训队总教练赵宏博表示,这样的方式对于过去一段时间的训练成果是一次很好的检验机会。

另外,1月2日,中国单板滑雪大跳台和坡面障碍技巧运动员苏翊鸣完成中国单板史上首个反脚外转五周1800度动作。这个难度意味着他达到了世界顶级选手水平。同日,跳台滑雪国家集训队中,多人完成我国自主设计建设的HS140跳台首跳,其中宋祺武成为中国首个跳过140米的运动员。

距3月23日在瑞典进行的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这也是北京冬奥会资格赛,直接决定着参赛席位分配。据了解,备战阶段,节目细节的打磨和滑行速度的提高成为国家花滑集训队的重要任务,除每天两次3个小时的冰上训练、陆地专项训练、体能训练外,队伍还跟随舞蹈学院的专业舞蹈老师进行双人滑现代舞、冰舞芭蕾舞等训练,以提高花样滑冰运动员的表现力。“赛季初基础体能的训练让队员们的节目完成度和质量提高了很多,同时经过一个赛季的训练和几次比赛的磨炼,目前花样滑冰集训队的运动员们已具备参赛能力,时刻准备在赛场上创造佳绩。”赵宏博说。

今年1月初进行的2020-2021赛季全国短道速滑锦标赛是国内恢复的第一项全国性冰雪赛事,云集了不少国内优秀短道速滑选手,包括武大靖、韩天宇、任子威、范可新等名将。利用这次难得的比赛机会,老将和新秀们都在努力寻找比赛感觉,让训练成果最大限度体现出来,18岁小将朱祎玎更是打破了男子1500米全国纪录。

据记者了解,国家短道速滑集训队的42名运动员于1月9日至4月30日在北京二七科训基地封闭集训,备战冬奥会。集训结束后,将进行短道速滑奥运选拔赛,从而正式成立中国短道速滑队。

此外,各项目冰雪国家集训队目前分别在北京首钢、延庆,河北承德、张家口、涞源以及新疆、甘肃、内蒙古、吉林等地集训,按照“每天都是奥运会”的要求,进行实战模拟演练。

精中选精

进入冬奥阵容至少过四关

2020年,国家体育总局冬运中心提出“五精”:打造精锐之师、锻造精勇之士、明确精准目标、抓实精细训练、强化精致保障。虽然受疫情影响,中国军团的备战节奏受到了很大干扰,但在备战保障方面,全国各地都在为冬奥备战队伍提供有力支持,体现了新型举国体制的优越性。

以往,黑龙江、吉林等东北地区都是冰雪健儿备战的大本营,但随着国内冰雪运动的平衡发展和冬奥会的热潮涌动,南方城市也逐渐加入到冬奥队伍训练、场地、保障等各方面工作中来。在江苏溧水,一座国家冰雪极限运动训练基地正在建设中,这里建成后将是符合奥运规格的室内滑雪U型场地,助力四方共建的单板滑雪国家集训队训练。

与此同时,冬奥备战也少不了科技硬实力的支撑,它已经渗透到冬奥备战的方方面面。2020年12月初,河北涞源国家跳台滑雪训练科研基地正式投入使用,其中两个体育风洞的建成,对运动员训练有极大的帮助。中国越野滑雪国家集训队领队张蓓表示,“通过风洞训练等科技助力和科学训练,我们希望越野滑雪超长距离、女子团体接力等项目能在北京冬奥会上有所突破,力争好成绩。”

中国冰雪军团进入冲击阶段后,冬奥选拔工作也成了焦点。倪会忠表示,在相关部门的统一安排和部署下,接下来会根据情况有序恢复国内各项冰雪赛事,经过全国锦标赛、冠军赛、国家队选拔赛和奥运选拔赛至少四轮筛选后,将选出最优秀、最能代表中国冰雪军团实力的运动员进入北京冬奥会参赛阵容。

跨界选材

打破项目局限增强人才储备

针对中国冰雪运动起步晚、后备人才不足的客观情况,备战2022年冬奥会的“跨项跨界”选材,是中国竞技体育的重大举措。运动员选材打破项目局限,在全国范围、各个项目中寻找优秀人才,在很大程度上增强中国冬季运动的硬实力和人才储备。

据了解,冬运中心与体操中心2018年就合作组建了跨界跨项队。而跨界跨项也是空中技巧队的传统,像韩晓鹏、贾宗洋、齐广璞、李妮娜、徐梦桃等冬奥冠军、世界冠军最早都是跨项而来。

中国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后备人才梯队培养有序,组队仅两年的冬运中心与体操中心跨界跨项队一鸣惊人,在2020年国庆期间举行的国内比赛中,严昊凭借世界最高难度动作获得自选动作男子青年组第一名,此前一直被外界所担忧的女队三周台动作掌握人数过少的问题,现在也在改善之中。

在越野滑雪项目上,跨界跨项选手的表现也不错。中国越野滑雪国家集训队领队张蓓表示,这两年队伍一直在选拔适合超长距离的选手,像原来练中长跑的陈德根和刘荣胜等潜力新星都具有良好的身体素质,加上二人的学习能力和刻苦训练,成绩迅速提高,在50公里项目中他们的成绩已经慢慢超越了不少训练过15年的老队员。

恶补短板

“大比武”解决体能斗志问题

去年7月27日,中国冰雪体能大比武在承德、秦皇岛、北京首钢、黑龙江等12个赛区同时开赛,30支冰雪项目国家集训队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展开体能比拼。用体育总局冬运中心主任倪慧忠的话说,举办“大比武”首先是为了解决队伍体能和斗志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这两个问题背后的视野和境界问题。这是冰雪项目首次举行“体能大比武”,“冬夏并举”是备战北京冬奥会的重要策略,也是冬夏项目融合的重要举措。

近一年来,国家冰壶集训队的20名队员一直在首钢园冰壶馆内备战,经过一系列体能强化训练后,他们对体能的重视程度有了明显提升。除专项技术训练外,队伍每周还增加了跑步训练。男队队长邹强表示:“我们有一台很大的跑步机,能同时容纳4个人训练。体能训练帮助我们提高了专项训练所需的能力,达到最佳上冰状态,同时尽可能避免伤病。”

为了提高技术的稳定性和团队配合能力,国家冰壶队还新增了重复投壶强化肌肉记忆的专项训练内容,从滑行到出手,从踏板到大本营,每一个细节都在无数次训练中得到精雕细琢。“过去我们一天大概会投20个至30个壶,现在增加到了100个至150个。”女队队长韩雨说。

短道速滑国家集训队更加注重体能与技术训练的有效结合,之前入队的金昶伯就以“魔鬼教练”著称,而目前在队中执教的安贤洙、金善台、李昌勋、全宰穆等几位韩国教练,重视体能、大赛经验丰富都是他们的优势,中国短道速滑队将从他们的带队执教中获益。

代表人物

宁忠岩:

对备战充满信心 目标肯定是夺金

2019-2020年赛季,宁忠岩可谓中国速度滑冰项目的最大亮点,这个21岁的小伙子从赛季初就频频带给人们惊喜,一次次传来捷报,刷新中国男子速滑的历史佳绩,无疑让外界更加期待他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上的表现。

宁忠岩在2019-2020赛季异军突起,2019年12月,宁忠岩在速度滑冰世界杯哈萨克斯坦站以1分44秒918、破赛道纪录的成绩夺得了1500米金牌,这是中国速滑史上第一次在这个项目上获得金牌。

拿到金牌的宁忠岩当时还是一个刚刚参加成人比赛两年的20岁小将。此后,他还拿下速度滑冰世界杯白俄罗斯站男子1000米银牌、加拿大站男子1500米两枚银牌,并且与队友携手在团体竞速项目中斩获两站世界杯亚军和单项世锦赛银牌。最终,宁忠岩以266分的总积分获得男子1500米项目的赛季总成绩亚军。宁忠岩对此总结道:“我对自己总决赛的发挥还是有一点失望的,不过在这个赛季开始前,我也没有想到自己能取得这个总成绩的排名,其实我还可以做得更好。”

1999年出生的宁忠岩,自小学习速度滑冰。2018年进入国家队,凭借自己的努力还有国际化团队的帮助,宁忠岩已经成为速度滑冰赛场上有力的竞争者,他的出现给中国速度滑冰的未来带来希望。

2021年,也是速度滑冰国家队的“冲刺”之年。宁忠岩表示,虽然在疫情下缺少比赛带来困难和挑战,但他对目前的备战情况很满意。“国家给我们提供了很安全的训练环境,我的体能得到很大提升,我对备战北京冬奥会充满信心,目标肯定是取得金牌。”他说。

隋文静 韩聪:

两人拆对分别带队 为冬奥会积累经验

中国花样滑冰队在国际赛场上屡创佳绩,让人们对一年后的北京冬奥会充满了期待。本赛季进入“冲刺”之年后,花样滑冰国家集训队一刻不停。目前,包括隋文静、韩聪在内的全体队员,正在首钢园国家冬季运动训练中心紧锣密鼓地进行加练,积极备战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国际滑联去年先后取消了花滑世锦赛、大奖赛总决赛等多项花滑赛事。中国杯成为上赛季在中国举办的规模最大、影响最大的世界花样滑冰比赛,这不仅是对中国花样滑冰队的一次检验,也是年轻选手们的一次历练。世界冠军隋文静、韩聪是中国杯最受期待的队伍。韩聪在上赛季世锦赛取消后回国做髋关节手术,7月底恢复冰训。但根据目前的恢复情况,教练团队为了运动员的健康和长远考虑,决定不参加中国杯。

虽然未能参加中国杯,隋文静、韩聪仍随队去重庆集训,感受比赛氛围。中国杯比赛结束后,按照训练计划,隋文静、韩聪及中国花样滑冰集训队全体队员来到云南腾冲进行了为期三周的封闭式高原特训。到达腾冲后的前几天,进行了适应性训练,第二周至第三周开始按照赛前备战的模块进行组合训练、分段训练等。

特训结束后,为了给运动员创造更多的比赛机会,感受比赛气氛,检验冬奥备战及训练成果,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和中国花样滑冰协会共同策划了队内团体对抗赛,这也是花滑集训队首次举办队内团体对抗赛。双人滑名将隋文静/韩聪不参加比赛,两人首次“拆对”,分别带领“精英队”和“尖刀队”展开比拼,为世锦赛和冬奥会积累经验。

武大靖:

每次训练尽全力

给年轻人做榜样

2018年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500米赛场上,武大靖像一道红色的闪电,两破世界纪录,让对手望尘莫及,以绝对优势夺得男子500米短道速滑冠军,振奋人心。转眼间,北京2022年冬奥会筹办步入最后的关键期,武大靖在为冬奥会做最后的冲刺,期待冬奥会再次为国争光。

从入选国家队到平昌冬奥会一骑绝尘夺得中国代表团首金,再到2020年被评为“全国先进工作者”,实力是他证明自己的最好方式。作为队里的队长、老大哥,武大靖每一次训练都拼尽全力,给年轻人做榜样。

2020-2021赛季全国短道速滑锦标赛和全国短道速滑冠军赛于2020年12月和今年1月先后在天津蓟州国家冰上项目训练基地举行。率先举行的全国短道速滑锦标赛是国内恢复的第一项全国性冰雪赛事,但武大靖状态不佳,在他所出战的500米和1500米比赛中都未能拿到奖牌。中国滑冰协会主席李琰认为,这一结果并不意外,她表示,“短道速滑本身就是充满了不确定性的项目,尤其是500米比赛,距离短、速度快,身体碰撞和摔倒是很正常的事。”几天后,在同一场地进行的2020-2021赛季全国短道速滑冠军赛比赛中,武大靖从失利阴影中走出,夺得男子1500米冠军,但是主项500米却不敌小将于松楠,只拿到亚军。

距2022北京冬奥还有一年的时间,武大靖让自己进入强训练阶段,不仅在健身房进行肌肉训练,各种针对性训练也排满了日程,每天挥洒汗水、积极备战,力争把自己的身体和心理都调整到最好的状态。
(内容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编辑:王晓卉   责编:徐强

    0